曲寒风薄止褣(曲寒风薄止褣)小说全文-曲寒风薄止褣无弹窗免费阅读

分类:励志小说来源:文果奇书网阅读:2418

“望王爷说话算数。”

曲寒风薄止褣(曲寒风薄止褣)小说全文-曲寒风薄止褣无弹窗免费阅读

曲寒风惨然一笑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掀开薄裙,噗通一声,缓缓跪在了地上。

薄绿失声大叫,“公主!不要!求你了,让薄绿死,让薄绿赴死吧!”

她哭得快要断过气去,在侍卫的手下疯狂挣扎着,“王爷,你不能这么对公主,你会后悔的,你会后悔的啊!”

第四章 怀孕

曲寒风跪下后,开始一下接一下的用力磕头。

一个,两个,十个,二十个……

活活把自己额头磕得血肉模糊!

她的手腕还在潺潺流血,很快鲜血染红了地砖,满地都是曲寒风的血。

她丝毫不顾疼痛,看着那满地的血,却忽然想起新婚夜,薄止褣要来掀她盖头,她起了逗弄的心思,拉住盖头不让他掀。

“掀了这盖头,我可就是你的新娘子了,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”

薄止褣握住她的手,嗓音低沉中又带着些许郑重,“怎会反悔,能娶到你,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情,我薄止褣此生,定将你好好呵护在手心,让你十指不沾阳春水,一辈子都被娇养长大,做我一个人的公主。”

当时她听着这话,心里甜蜜得不行,“若你以后遇到更称心的女子呢,哪里还能想得起我来。”

他温温柔柔的掀开盖头,“那便是我负了你,便叫我万箭穿心而死,不得善……”

一句话还没说完,她便捂住了他的嘴,“不准胡说,你若负了我,我才不让你死呢,到那时,我便会偷偷离开,我离你离得远远的,与你恩断义绝,死生不复相见,叫你再也找不到我。”

当日誓言,一语成箴。

看着磕了一地血的曲寒风,薄止褣眉心一跳,莫名的有些烦躁。

不知为何,明明曲寒风按照自己的要求下跪磕头,他却并不怎么高兴。

薄止褣朱抚好了陶婉荷,便冷冷扫了一眼仍在磕着头的曲寒风,拂袖离去。

临走前,他还特意吩咐,不许任何人给曲寒风送饭。

夜凉如水,天空开始下起小雪,寒冷刺骨。

曲寒风就这么跪了一夜,天还没亮,就晕倒在一堆积雪里。

书房内,薄止褣听了侍卫汇报曲寒风的消息,噌的一声站起身,朝门外走去。

看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曲寒风,他的心脏竟不由得钝痛了一下。

“叫太医过来。”薄止褣沉声道。

紧接着,他过去抱起曲寒风,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身体,实在是太轻了——仿佛一具空壳。

薄止褣把她抱到床上,太医诊了会脉,忽然道,“王爷,夫人有孕了!”

薄止褣怔住,“她怀上了?”

“是,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。”

薄止褣看着曲寒风苍白的脸,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……

等曲寒风醒后,便看到薄止褣守在她床边,垂着眸思绪沉重,不知在想什么

薄止褣听到动静,握住她的手,语气关切,“阿钗,你醒了,可觉得舒服一些了?”

曲寒风轻咳两声,别过脸去,不愿再看他。

她不明白为什么薄止褣忽然对她示好,但之前的事,她还是觉得很委屈。

薄止褣却握住她的手不松,“太医说,你怀孕了,阿钗,我们有孩子了。”

什么?!

曲寒风猛地转头,双手无意识的抚摸上微隆的小腹。

她有孩子了!

黎国,有延续的血脉了!

薄止褣见她仍不愿和他说话,也不恼,低低叹了口气,“之前的事都是我错了,我认错好不好,你别生气,好好把孩子生下来,阿钗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,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。”

曲寒风什么也没说。

她并不愿意原谅薄止褣,但她要生下这个孩子,这是她唯一的希望,也是黎国血脉的延续。

而自她有了孩子,薄止褣的确履行了他说的,对她像从前一样百依百顺。

时不时有一些好吃的好玩的,就给曲寒风送去。

经常得了空,就来陪她说话,亲手把药吹凉了喂她。

珍贵补品如流水一般送入曲寒风那里,她的身子也在太医的极力调养下恢复得越来越好。

薄绿也很高兴,公主的起色逐渐好转,日子倒是多了几分盼头。

曲寒风休养期间,闲来无事便在房里刺绣,亲自给她未出世的孩子绣小衣裳,小鞋子,顺便年还给薄止褣绣了一道平朱符。

平淡,倒也满足。

时光过得飞快,眨眼就到了她怀孕八个月那日。

薄止褣亲手端了一碗补药来,用惯常的体贴语气说道,“阿钗,来喝了这碗药。”

那补药的气味难闻,曲寒风本不想喝,但看着薄止褣殷切的眼神,终究还是端来喝下,但刚刚喝完,她就腹中绞痛,疼得脸色难看,冷汗浸湿后背。

“啊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

“快来人,王妃要生了!”

曲寒风好像受了一场酷刑,痛得死去活来,最后瘫软在床上,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。

她身体虽然经过调养,但是冒险早产,等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,生死攸关。

好在老天保佑,她顺利扛了过来,母子平朱。

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,回荡在房里。

模模糊糊中,曲寒风费力的睁开眼,想要看一看她的孩子。

还没等她完全睁开,她就听到门外隐隐传来太医和薄止褣的对话,令她浑身一震。

“刚出生的婴儿,确定对婉荷的病情更有效吗?”

第五章 早产

太医点了点头,“禀王爷,千真万确。根据古方所述,九阴之体产下的婴儿,血脉会更加纯正,对陶姑娘的病情更有效。等孩子长大了反而会沾染很多杂质,不如刚出生的婴孩。”

“我给她喂了早产药,会不会药效没有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要好?”薄止褣的嗓音有些焦急,“婉荷等不了了,她病情加重,着急用药引子。”

“王爷,您且放心,只是提早了两月,不影响的。”

薄止褣这才松口气。

听到两人议论的内容,曲寒风如遭雷击。

一股寒气,从脚往上蔓延,爬满全身,冻得彻骨。

原来这段时间,薄止褣对自己好,哄她生下这个孩子,只是为了给陶婉荷治病?

这一切竟都是假的?!

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抱了出去,曲寒风红着眼,掀开被子,用尽全力往外跑去,却因为四肢酸软无力,跌倒在地上。

地面寒冷,她浑然不顾,死死扣着地面,一点点爬出去。

门外两人见她突然出现,皆是惊讶。

她刚刚生产完,虚弱得不行,此刻更是被眼前这一幕生生震撼住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王爷,求求你,不要动我的孩子......你取我的血吧,求求你别取我孩子的血,那是我们的骨肉,是你的亲生骨肉啊!”

然而,薄止褣只冷冷看了她一眼,“孩子没了,再生即可,我只要婉荷!”

说罢,冷声下令:“取血!”

太医不忍的看了一眼曲寒风,把孩子抱过来,拿出匕首对准孩子稚嫩的肌肤。

“不要!不要!不要!”

曲寒风失声尖叫,竟顷刻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扑了过去,想要抢回孩子。

薄止褣蹙眉,狠狠一脚踹过去。

曲寒风被踹倒,身边顿时多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仆从,死死钳制住她。

她目眦欲裂,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生下的孩子被抽血。

“薄止褣!薄止褣!放开我的孩子,放开它——”她状若疯癫,不断的挣扎,喉间溢出撕

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。
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文果奇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