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,爷爷,我来接你回家了

分类:经典文章来源:文果奇书网阅读:239

爷爷,爷爷,我来接你回家了

回到古刹,墨大师就给熬粥,依然从玉瓶子里倒一滴液体于锅中。

墨大师将小无劫喂饱后,小无劫就似睡意上头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看着小无劫睡着了,墨大师就忙开了,也不知从哪里整出一个四脚石鼎,石鼎装上约一半的水,开始在下面生火烧水。

水冒出白气后,又从大木箱里摸出好几个不同颜色、样式的玉瓶,每个瓶子倒出几滴液体于石鼎中。等石鼎里的水沸腾后压火,让水降温。

待到水温适宜后,将小无劫轻轻放入石鼎,鼎底造型也怪,凹凸有致,正好将无劫脑袋卡住并支在水面上。

墨大师看着无劫还闭着双眼躺在水中,老脸露出满意的微笑。他转身将莆垫拉到石鼎旁,盘起双腿打坐入定。

正当墨大师进入忘我境界,忽闻鼎中有声,侧身探头一看,发现小无劫自己竟在水中玩起来了,两只小手扑腾着,脚在水下乱蹬,小嘴不停吹水,玩的正欢呢。

当看到墨大师老脸出现在鼎边,遂望着墨大师咿呀叫着笑着。

“无劫,别乱动,小心呛着水了”墨大师赶紧伸手扶着小无劫。

小无劫反而象泥鳅一样,拨开墨 大师的手,在水中快活地翻滚起来,感觉这小家伙天生就会玩水,喜欢水。

墨大师看到这场景,也有点讶然,索性就缩回手,一旁看着小无劫在水中憨皮。

小无劫嬉闹了好一会儿,才睡意上头,然后就躺在水上渐渐陷入迷糊……

小无劫既然天性会浮水,墨大师也就安心的打坐休息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墨大师喂饱小无劫后,将其送到石万金家,傍晚再过来接回,询问小无劫一天的情况,女佣李姨回答依然是不哭不闹,也看不出饿,不久前拉了耙耙。

石万金在一旁说道:“我家内人奶水足,喂小无劫一口奶竟然被他吐出来了”

墨大师听后哈哈大笑道:“我家小无劫早上吃的太饱,能顶一天”

回到古刹,依然是玉瓶里倒出一滴液体熬粥,喂小无劫吃饱后放入石鼎内泡着,然后墨大师在一旁打坐,小无劫在鼎内想玩就玩,想睡就睡。

于是,每天这样的情况,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,所不同的是小无劫下午拉耙耙时间点若是早了,墨大师早上熬的粥就加大玉瓶滴出液体的量。

随着日子的过去,不断的增加,基本上保持住小无劫早上吃一顿粥,整个白天不饿,傍晚拉出一次耙耙。

石鼎里的加入的液体量也不断增加,尽量让小无劫多睡觉。

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,也在循序渐进,转眼间三年就过去了。

“爷爷,爷爷,我来接你回家了”

随着远处街道上一声喊,只见一个幽黑的小男孩,一身粗布衫,远远的喊着飞奔过来,那黑黑的脑门上,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。

这个小男孩不用说正是墨无劫,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差不多大的小孩,有男有女

其中最后一个纤瘦的小男孩嘴里拼命喊着:“哥哥,等等我~,等等我,哥哥~”。

后面那个纤瘦的小男孩是石万金的儿子,取名石锒。

这石鋃瘦弱的身子比无劫矮了半头,正一脸是汗跟在后面跑着叫着,跑的跌跌撞撞,可以明显看出,这群孩子中墨无劫是个头儿。

进入四岁的墨无劫白天依然在石万金家玩,只因为他家的儿子石锒一天也离不开无劫,无劫走到哪,他要跟到那。

主要是无劫身子骨结实,力气大,一帮同龄的小孩,平常互相打闹谁也不是墨无劫的对手。

于是,墨无劫身边,除了石锒,还有四个跟班的,孙二牛、包强、李小丫、王俐。 每天跟着无劫玩耍,这几个小孩的家都离的不远。

三四岁的孩子,只要不睡觉,一刻都闲不住。

墨大师也不是每天都上街,一个月总会有个三两天,会在房间里,从大木箱里取出的各种五花八门的物件,口中念念有词,神神叨叨的做着什么。

每当这时,墨大师就担心小无劫捣乱,任其他到别处玩耍,于是,墨无劫就在古刹中开启他的探索,折腾。

古刹正厅里身姿威武的雕像首先让他颇感兴趣,他好多次攀爬雕塑,想看看雕像手中的剑是不是真的,能不能拿下来,可总是半途中滑下来,最后只能放弃。

古刹后院一排房子里,除了破败的各种物件,里面还生活着一群狐狸。

墨无劫每次过去欲折腾,就有一只幼小的白狐出来逗他玩,一人一狐会在后院里追逐,嬉闹。

小白狐发出的声音,就象小女孩的笑声,俩者玩的不亦乐乎。

后来,墨无劫呼唤小白狐就叫“小白”。狐群中有一只年老的狐似乎是个头,墨无劫称其“老黄”。

其次,古刹外围的荆棘丛中,还有一群长着黑白皮毛的兽獾,只要墨无劫在前院里,兽獾们会溜出来,围着墨无劫翻跟斗。

兽獾群中也有一只小兽獾,见到墨无劫玩性更重,总是蹭着墨无劫的小腿,在裆下钻来窜去。

墨无劫嫌小兽獾没有小白狐长的可爱,就抓着它颈部上的皮毛,扔到院外。

可这小兽獾赖得很,又返回蹭着墨无劫玩,结果又被拎着扔出去,如此反复,等于变相的和墨无劫玩耍。时间长了,墨无劫叫这小兽獾叫“小憨”。

整个獾群也有一个头,可头獾不知怎么回事,缺了一只左耳,墨无劫称其“独耳”。

一狐—獾,是墨无劫幼年时在刹中的玩伴……

又是一年过去了,墨无劫和石锒五岁了,石万金腾出几间空房,请了一个教书先生,在家中办了一个私塾,让孩子们每天识字。

来此念书识字的孩子们扩展到几十位,除了自己儿子和墨无劫,石万金对其他孩子象征性的收取了一点费用。

一大帮小孩,在私塾先生的教导下,每天学一会玩一会,不亦乐乎。

每到放晚学后,墨无劫就会跑到街上接墨大师回家,当然,后面少不了石锒几个跟班小孩。

一群孩子带着一身灰土奔到墨大师面前,墨大师就开始收拾东西,然后在几个孩子的簇拥下回家。

墨无劫每天夜晚依然在石鼎里浸泡睡觉,饮食上除了要喝一顿加液体的稀粥外,还可以吃一些兽肉,这都在墨大师在安排之中。

墨无劫的记忆力特别好,几乎过目不忘,私塾先生教一遍生字,他就能记住了,别的小孩可能十遍都记不住,这让私塾先十分惊讶。

私塾先生特地告诉墨大师,让他以后找一个好的私塾学堂,墨无劫定能在习文的道路上走下去。

这个世界虽然是以武为尊,但是每个国家,也少不了文官的辅佐。

对私塾先生的建议,墨大师付之一笑,回应以后再说。

墨无劫进入六岁后,晚上躺在石鼎浸泡时,墨大师一改以往打坐入定休息,而是坐在一边,拿出一个小册子,教墨无劫与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字。

只需一二遍,墨无劫就会读会写,墨大师就不厌其烦的教下去,墨无劫也不厌其烦的学下去。

学上半夜,墨无劫都精神十足,墨大师让休息才作罢。

墨大师也不全是教墨无劫识不一样的字,有时也会给墨无劫讲神仙和妖魔鬼怪的故事。什么神仙的法术,妖魔的魔法,鬼怪的邪法。墨无劫特别爱听,还不时反问。

“世上真有神仙和妖魔鬼怪吗?”

“传说中有,那可能就有,只不过咱们这个世界没有”

“神仙和妖魔鬼怪都会飞吗?”

“传说中会飞,那可能就会飞,只不过咱们是凡人,是看不见的”

“说神仙是好人,妖魔鬼怪都是坏人,是真的吗?”

“神仙应该有好有坏,妖魔鬼怪就不是人,但不全是害人的,故事里说的,也不是全对”

“爷爷,您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?”

“爷爷听爷爷的爷爷说过这些故事,曾经也从一些古籍上看过”

“噢……”

“爷爷,别人都有爹娘,我怎么没有爹娘”

“你爹娘进山打猎,被山里野兽害死了,家中就剩咱爷俩了”

“野兽太可恨,我长大了要习武,杀尽害人的野兽,为爹娘报仇”

“等你到了十二岁,就可以习武了”

墨大师心中腓腹,你小子不习武就天理难容了,知道我为你消耗了多少灵液吗?

“为什么要等到十二岁才能习武,我现在习武不行吗?”

“十二岁是人的身体发育第一个大周天圆满,骨骼才能适应练武的基本需求”

墨大师心想,凡人体质大致就是这么回事,可你小子,打小我就给你灵液泡着,其实你就是比常人提前淬练身体了。

……

……

每天如此这般,大同小异,日子一天天过去,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,墨无劫到了十一岁的年龄。

这十一年来,墨大师把自己所知晓的各种字教完了,把自己经历过的,所了解的相关神仙,妖魔鬼怪的故事也讲完了。

看着墨无劫求知若渴的神态,和一说就能记住的聪慧,墨大师只好变着戏法似的从木箱中拿出一本又一本的图册。

图册里记录着奇葩的远古生物,标名什么灵兽;有的是奇异的植物,标名什么天才地宝;还有形状不一的奇特物品,标名什么法宝;等等,等等。

总之,墨大师想尽法子挤榨自己的所知,来满足墨无劫的好奇和反问。

十一岁的墨无劫,已经象个小大人了,黝黑的皮肤,精干的身子,腰细肩宽,特别有力气。

在整个西城区,同龄孩子们之间摔跤打闹,没有哪个孩子是他的对手。

墨无劫不但力气大,读书识字,自是无人能及。

从小就跟他一起玩的五个孩子,因为李小丫和王俐是女孩子,八九岁后,这两个女孩子不会再时刻跟着墨无劫,但也比较亲近。

在穿开档裤的幼小记忆里,墨无劫就知道男孩和女孩长的不一样的,并渐渐知道男女有别。

十岁后,墨大师很严肃的对他说过,女孩子是男孩子习武路上的绊脚石,扫帚星,男人三十岁前碰女孩子,别想成为武道强者,他要墨无劫切记。

石锒和墨无劫是兄弟,每天象个跟屁虫自不必说,孙二牛和包强俨然成了墨无劫的死党,这四个小伙伴每天几乎形影不离。

同样十一岁的石锒,身材比墨无劫矮了一头,仍然瘦弱,甚至没有女孩子王俐高。

但是石锒喜欢惹事,每天墨无劫哥哥的叫着,依仗着墨无劫,常挑衅别人,挨过别人的揍也不少,最后总是墨无劫为他找回场子。

墨无劫在西城区隐隐是孩子王,算是小有名气了,也传到了东城区富家子弟那里。

尤其有几个结成帮的纨绔子弟,嗤之以鼻,放话给墨无劫,叫他不要太得瑟了,否则他们会过来,教墨无劫怎样低调做人的。

终于有一天,这帮纨绔子弟找上门来,指名墨无劫要求比划比划。

墨无劫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,遂划下场地,与对方较量了一番。

对方来了五个差不多大的少年,有四个少年的身材比墨无劫还要高壮。

先是一个个上场和墨无劫单挑,一轮下来,没有一个是墨无劫的对手,都被墨无劫一抓一拉一晃,就摔趴下了,引得墨无劫这边的少年们阵阵喝彩和讥笑。

对方五人恼羞成怒,一拥而上,想群殴墨无劫。

这边石锒、孙二牛、包强几位死党也及时加入战团。

结果对方五人被这边四人揍的鼻青脸肿,墨无劫一人对付四人,石锒就是打酱油的,狐假虎威,在几人后面上窜下跳,偷机给对方一拳两脚的。

五个纨绔子弟狼狈而逃,领头的是一个高挑个儿的少年,叫林俊朗,放话五日后再战,叫墨无劫等着。

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。
阅读更多经典文章请访问文果奇书网